是一颗老松果

眼中是绿谷,身上是荼毘,心底是三好



糟糕本性暴露了呢ε٩(๑> ₃ <)۶ з

捏了个自设,虽然是姬发但头油了就会扎起来

我jio的等我600fo了就可以开3p车了(语言错乱)(醒醒你做不到的)

是波动小姐姐!动作有参考呀,p2是疯狂打尻的千雪 @千雪 ,p3线稿嘿嘿嘿(º﹃º )

[我英乙女]糖糖刀刀车

*日常向段子
*人称少女,ooc预警
*系列偏爱我的三个男人,其余人随缘带着玩耍



试图变成甜甜的

――――――――――

反响!来!评论!来!

👇松果的碎碎念👇

阅前需知,阅后即焚

松果,目前待小英雄乙女圈底,不会写女孩子也不会画男孩子

想写的就是简单粗暴谈恋爱发糖,或者宛若拖拉机般速度的黑车

目前没有短篇打算呀

(其实是个hentai)

(是绿谷夫人荼毘的小女友并且在张望少主墙头还在对爆豪跃跃欲试)

(我的名字叫贪婪)

来评论区和私聊找我玩呀(⑉°з°)-♡

没有合集,想吃粮就往下翻翻呀,日lo欢迎

能点个关注我就更开心啦ε٩(๑> ₃ <)۶ з

白月光是在心底已死的三好,有没有人来磕我和他的cp啊我能喂你几十辆车????啊哈哈哈哈哈(笑容癫狂)

[我英乙女]在床上的时候(微r向)


*纯属瞎编,私设如山
*含物/久/心/相/常/荼/轰/爆/死
*每句话都能靠脑补成车




物间宁人

语气凶点比较有用,比如“操,轻点”比“呜呜呜不行了慢一点”更能让他听话。



绿谷出久

力气大的能把你抱起来顶在墙上,但意外的听话,在你神志不清前,小天使也会变成小恶魔




心操人使

本来姿势都很正常直到他锻炼了肌肉,会用个性来增加情趣



相泽消太

身上有成年人的烟草味,偶尔会用拘束武器来做些什么




常暗踏阴

骚话苦手,相比起说话调情更像是实干派




荼毘

更喜欢先把你撩拨的主动凑上去,“小姑娘等会儿就不能停了”




轰焦冻

后入会比较兴奋,但他从来没这么说过,身体却很诚实,亲他伤疤有奇效




爆豪胜己

同时骂人让你有一种自己要被打死的错觉,虽然身体上传来的感受同样的让人想接受死亡,乐趣是让你几天不能下床




死柄木弔

被他咬过之后再也不敢吐槽他的兰花指,喜欢埋在你颈间低喃,似乎是说“好喜欢”但是你也听不太清

――――――

对不起我根本无法想象电电在床上的样子

在和绿谷荼毘3p的边缘挣扎…

不,我不能想…

但是黑久有点棒说骚话的荼毘也…

不,我不能想…

今天的松果也在和黄暴思想作斗争

(松果和绿谷的恋爱小剧场)

施展左脚绊右脚大法的松果就这样扑倒了绿谷,后者只来得及抱住她下一刻背部已经与地面亲密接触,绿谷闷哼一声,心想还好地毯足够厚。

松果在他胸口埋着,嗅了嗅绿谷的味道复又蹭了蹭,原先的惊慌没了反而舒服的眯起眼。

“松果,该起来啦”肢体紧密相贴,虽然穿的相对厚实但有些柔软的地方轻易的就能感受到,绿谷的脸红了起来,轻轻拍她的背示意她听话。

“我不”她挪动身子把大部分重量从绿谷身上移开,上半身却紧紧贴着像八爪鱼一般搂住了他,“我就不”

啊,柔软。不不不不能想这个!绿谷的脸愈发红扑扑,“乖啦,再不起来的话…”

“的话?”“我、我就要让你都没力气起来了!”第一次说这样带着情色威胁的话,绿谷只想找个角落藏起来长蘑菇。

“哼,”意识到什么的松果先是小心的避开那个地方,“那,亲两分钟”

“好,就两分钟哦”

[我英乙女]冲啊饭点到了

*下课食堂里有两千人
*含久/轰/爆/相/心/荼
*第二人称,ooc预警
*我今天就要甜掉你们的牙



绿谷出久(幼儿园)

幼儿园大家都是乖乖坐好等着老师分配饭菜,每次你都会和绿谷一起双手举着小勺子,人在凳子上摇啊摇,被老师点名批评后缩起脑袋相视一笑。

吃饭时是两个奶声奶气的声音,“绿谷~这个我不喜欢吃~”他伸手过来勺走那块红烧萝卜,“x酱这个给你~”你乖乖张嘴吃掉他递过来的蘑菇。

两个孩子乐此不疲的交换不爱吃的食物,留下老师开始有些担心你们的营养摄取不均衡。



不过还好你们的发育都没问题,这是你们在十几年后亲身确认过的事实。

“绿谷――今天吃什么――”你还因为身体酸痛的瘫在床上不想起来,他报了两个你根本不喜欢的菜名,“啊!我讨厌吃萝卜!”

“不行哦x酱,”他端着一杯水过来拉开了窗帘,有些见光死的你嗷了一声就钻进被子里,绿色头发的少年像拔萝卜一般把你从床上抱了起来,“就算是为了孩子的健康着想”

“啊你想的太远了!”“不远,”绿谷出久的目光专注的看着你,“只是已经把我们的人生计划安排到六十岁之后了”





轰焦冻(小学)

班级是中午时轮流去提饭盒过来的安排,那种方型的大铁盒套在等大的布里,两边有两根布条方便拎动,所以每次都是两个孩子一组。

也不是按学号轮流更像随机来,但上了两年学你才发现每次和你一起提饭的都是轰焦冻,是坐在后桌的轰焦冻。

你回头看着比你后上楼梯的轰焦冻,因为高度不一样他抬高了手臂让饭盒平行承受了更多的重量,“呐,焦糖果冻同学,”听到称呼的他似乎手抖了一下。

“为什么每次都是我们一组啊?”你只是有点好奇,就看到年幼的轰焦冻皱起了眉头认真思考,“大概是我们有缘分”

“哦哦,有缘人!那等会儿分菜我给你多盛点!”你决定用给他多两块土豆的方式来维持这样的缘分。

轰焦冻垂下眼接受了你的安排,说,“好的”



“所以为什么小学里都是我们一起提饭啊!我还想和那个小男生多增进一下感情的!”你哀嚎着,轰焦冻给你喂饭的动作顿了顿,“哪个小男生?”

“呃呃不是没有!重点是为什么都是你”你慌乱解释了一下,所幸他并没有很在意。

“因为每次看到你自告奋勇去提我就立刻跟上了,”轰焦冻将手里的饭团递到你嘴边,“啊呜,亏我当时信了是上天注定啊!”你吃的开心也不好意思跳起来与他争论,便狠狠又咬了一口。

“是缘分啊,”异色瞳孔的少年认真的看着你,“并且你就要成为我的妻子了”

“谁知道会发展成这样啊…”你被他看的羞红了脸,“还只是订婚哦订…呜”

轰焦冻凑过来用舌尖卷走你嘴角的饭粒,顺便压了压那红艳的唇瓣,“这就是我们的缘分”






爆豪胜己(初中)

等升上初中就变成男女生桌子分开,菜都装在一个盆子里每桌一盆,然后在大家敲碗嬉笑的时候平均分配。

女生的饭量比男生小是常态,从前多余的鸡排都是由你解决,吃的你打着饱嗝大喊“油炸物赛高”,直到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爆豪胜己出现了。

金发刺猬头的男孩宛若魔王一般将多余的肉食作为战利品掠回了男生桌子,在你发表抗议时冲你瞪眼,“哈?吃这么多,胖死你啊”

“我不管,胖了也不是吃你们家的米啊!”

他挑起了眼睛看着你,语气里有明显的不屑,“提前同情你未来对象”

爆豪胜己,是敌人!

确立了这样的认知,你们的明争暗斗就从餐桌上演化到课堂里,体育场,甚至去趟超市都能看到你们较着劲看谁先买完。




最后的架打到了床上,明眼人都看的出来恋爱苗头偏偏放你们这就变成了战争,成年之后爆豪胜己似乎被成群向你表白的男生踩了尾巴,第二天就拖着你到所有人面前,“她是老子女朋友”

“靠谁是!”“我说你是你就是,嘶…”爆豪被你咬了一口,你又气又羞的跑开。

两年后你就非常自然的出现在他家里,“胜己午饭还没有好吗?”你有些无聊的挥舞筷子,围着围裙的人并没有给你好脸色,“有本事自己来做啊!只会吃都胖成什么样了!”

“???你昨天晚上还说我的肉摸着舒服!”

你想去打他,被他在嘴里塞了一块鸡排就哼哼着忙着吃,“我说,你现在可真是在吃我家的米啊”

爆豪挑了挑眉,似乎想起了以前的某些发言,“恩,同情我自己”







心操人使(高中)

和青梅竹马同校不同班是怎么样的体验?

各个班虽然听到的是相同的下课铃,但老师们的拖课能力就无极限了,有时是你跑到心操的班去等他出来吃饭,再比如就是现在,他与你隔着窗对视。

坐在窗边的你偷偷把窗户开大了点,黑板上的定理的吸引力根本比不过他的笑容,好像听到后桌轻声说了句“靠,狗粮都吃饱了”

你冲他挥了挥新买的小包餐巾纸,示意他今天是自己带纸,终于等到老师放人的时候你快步冲了出去,到他面前停住脚步说一句“走吧”

心操伸手替你整理凌乱的发丝,随后自然的牵起你的手,“走吧”

少年的体温通过交握的掌心传来,你慢一步跟在他的身后,亦步亦趋的想一些有的没的黄色的事情。

不知不觉已经走到食堂,他停下脚步时你没反应过来差点撞他身上,“今天吃什么?”

“你…哦不不蛋炒饭?”

“都可以”

食堂里人声鼎沸,心操的轻轻一句话让你的心神又飘忽起来。



现在你们外出吃饭心操也会牵着你的手,“啊多不好意思啊”成年人的羞耻心让你悄悄挣扎了下,他回头看着你说道,“习惯了,不容易改”

说着心操握紧了你的手,感受到你掌心的柔软他露出了笑容,“以后几十年也这样和我过吧?”






相泽消太(是相泽同学)(大学)

下课铃响前五分钟你就已经把水杯和书本塞到书包里,看着身边打哈欠的相泽消太压低了声音提醒他道,“消太,快理书包,要下课了!”

他揉了揉眼睛,“这么急做什么…”“你不知道这一届新生抢饭的特别多吗!”你音量不小心变大,吸引了周围人注意后很快脸红,“所以快点理啦…”这次如同蚊子叫般。

“好吧”

响铃后你的速度与身手远超你五十米测速的成绩,拖着能轻易和你同样步速的相泽奔向食堂。

人!好多人!像海一般的人头在涌动!

“明明我们这么快怎么还是这么多人啊”你和他在人群中挤来挤去却始终远离饭菜,相泽看到摩肩接踵的人下意识皱眉,“我说,我们回去点外卖吧”

“不行我们都已经努力到这里了啊!”

“我帮你拿”

“我中午想吃那家麻辣烫”你从善如流的任由相泽牵着你离开食堂,他笑着摇头和你一起去教学楼等外卖。



婚后相泽消太拿你的身材打趣,说你都是吃大学的外卖长了这么多膘,你非常不服气的去捶他,“还不是你怂恿的,罪魁祸首!”

“恩对,我是故意的,”他捉住你的手把你圈在怀里,用带着短短胡茬的下巴蹭你的脸颊,“胖了你就跑不开我身边了”




荼毘(工作设定)

虽然荼毘从事着危险的敌人活动,但意外的他也有稳定的家庭,在偏僻城市的房屋里住着他的太太你与还在计划中的两个孩子。

你估摸着荼毘差不多快回来了,就打算将咖喱饭盛到碗里去,还没动作就听到门口的声响,

“欢迎回来!”奔过去就看到他将手中的甜点盒子递过来,“给,小姑娘晚上的糖分”

“闻起来是巧克力味的!”整理完的荼毘牵着你回到餐桌旁,“饭在锅里哦”你已经坐下来摸出了勺子,蛋糕与丈夫的重要程度在此时对比出来,他笑着摸了摸你的头,转身去厨房自己动手。

吃着满嘴的奶油看着朝你走来的荼毘,你幸福的眯起眼大概快乐就是这么简单吧。

不,还不止这么些。

他将盘子放在桌上,人却走到你身边俯身,在你疑惑的睁眼吞咽嘴里的东西时,带着他的气息吻住了你。
呜…又不提前打个招呼…

“用这个吻来感谢我贤惠的太太”

你原本想气呼呼的瞪他,听到这句话自己就先不好意思了,这家伙,撩了自己两年,怎么还没撩够。

“今天的小姑娘也很甜”


――――――――

爆豪胜己:你要是敢吃撑,消耗的方式你自己清楚的吧?

你:爆豪·虽然厨艺很好·但是记仇·还喜欢欺负人·胜己!

下一刻就被他推倒在床上,爆豪凑过身来咬了咬你的耳垂,压低了声音说道,“还不点赞推荐和关注?”

(松果荼毘的恋爱小剧场)

荼毘对于她服装的喜爱程度是连衣裙>半身裙>裤装,每次发现松果穿着牛仔长裤的时候抱着她的表情总有些明显的不悦。

被追问原因时荼毘从美观修身扯到便利性价比,最后说出了大实话,“因为方便脱”

“????”您的观点也太社情了,松果被气笑,“所以你更喜欢我穿睡裙?”

得到了没有犹豫的附和。

今天也是荼·不(被松果)开车心里难受·毘